非正式探险笔记

第640章 投靠(1/3)

    我们这一支没有婴儿匹配武器的先例,大家都是成年后才开始匹配,有的人不走运、年轻时匹配不到武器,人到中年才配上,更多的人终生都匹配不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雷霄说的是真是假,一个‘催生’下来的早产儿,泡在营养液里,就能匹配到合适的武器,还是全族最厉害的一件,这故事听着好‘传奇’。

    感觉添油加醋的成份居多,我问雷霄:“你信?”

    雷霄回答说:“以前不信,现在信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那流言传了不知多少年,在她们的世界,只有一小部分人对此深信不疑,其她人只当成故事听。

    因为传得太离谱,说这孩子继承了‘上古神明’意志,大概相当于‘圣者转世’,所以生来便拥有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没有她融合不了的能量,没有她继承不了的武器,她自己就是千军万马,可以说没她消灭不了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神奇。”我听着也像故事,不像真事儿,我们这支血母人来到新世界,也是经历过艰苦岁月的,那时这个世界的原住民、外来种族有不少,和他们打仗,我族没少付出惨痛代价。

    如果族中有这样逆天的存在,我们的前辈早已称霸这个世界,至少曾经称霸过。

    我这代血母人找到的证据显示,祖辈们从来没有彻底统治过这个世界,雄霸一方的时候居多。

    难道是女王后裔比较仁慈,不愿意用武力‘劝说’异族归顺,选择跟他们和平共处?

    不过我族出现过历史断层,我们这些后出生的血母人,到今天也没搞清楚那时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或许有夸大的成分,但它是真的,你的武器就是证据,吾族最厉害的武器,还有……”雷霄瞄了眼我随手放在窗台上的金属瓶,说:“你在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,融合了那位强者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单是对武器免疫这一件事,雷霄还没想那么多,也许是我运气好,气场跟那位强者匹配,但当她看到业火烧灭毒气,才将两件事放一块儿想。

    这一想不得了,一下子就联想到那个流传已久的故事,不过从年龄上来看,我不可能是女王的女儿,再怎么长寿也活不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“就这,至于嘛?我看你那样儿,还以为是什么毁天灭地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故事的后半段。”雷霄此时已从‘沉重的打击’中回神,眼神不再飘忽,苦瓜脸也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旧朝秘闻么,怎么这么长!”

    “知道秘密的人泄密了。”

    而且知道秘密的人和女暴君的女儿并不在一个世界,她觉得这事不能再隐瞒,便将整件事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知情人逃难去了雷霄她们的世界,女暴君的女儿来了我们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结果她的事在另一个世界传开,我们这个世界的族人反倒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故事的后半段其实是预言,女暴君的后裔将会召聚四散的族人,建立新国度。

    雷霄灰心丧气是因为这个预言,如果故事前面的内容是真的,那后面的预言多半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以前她们不相信初代女王有后裔,自然认为整个故事都不可信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间发现前半段是真的,那后面的预言可能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她的‘女王梦’便做不成了,就算能成,也做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预言给出准确时间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有预兆,当魅花重新绽放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魅花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曾经有一个世界,只长植物、没有动物,魅花是长在那个世界中心的一棵树,后来那个世界被陨石撞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界都摧毁了,植物怎么可能再生,这不就是没希望的意思嘛。”听了半天,我感觉听了个寂寞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预言是假的,而且…我怎么看你都不像能重新统一族群的王者。”

    “唉?你这话有点伤人啊我跟你说,占山为王也是王,我怎么不像王者了!”我心里赞同她的说法,可是面子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雷霄已经完全冷静下来,甩我一记白眼,她说她暂时不想杀回另一个世界了,要先弄清楚业火的来历。

    只有证明故事的真实性,她才能安心走下一步路。

    “你别想随意行动,现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